来自 资讯 2016-12-26 21:09 的文章

容景先她手一步到了她头顶

   容景先她手一步到了她头顶,指尖轻轻一挑,一头好好的孔雀同心髻被打散,朱钗,玉步摇,珠花齐齐掉下,她一头柔顺的青丝披散开来。
 
    “喂!”云浅月惊呼一声,已经未时已晚,她顿时瞪着容景,“明明没乱!”
 
    “乱了!”容景不看她道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云浅月挖了他一眼,恼道:“如今这才叫乱了!”
 
    “我给你重新扎上!”容景不知打哪里变出一把梳子,开始伸手捋云浅月头发。
 
    “不用你!”云浅月打开他手,张口冲外面喊,“彩……”
 

  • 上一篇:彩莲
  • 下一篇:两男子吸毒产生幻觉 报警称被追杀最终自投罗网